长庚熹微

生日快乐。

再见

“ 对! 不! 起! 下 次 不 敢 了!!!”

头一次get到边大声音的美好(说真的之前对边大爷的低音炮并不感冒求别打)竟然是因为边大配了一个结巴。。。

其实我是个特别容易紧张也特别容易受到惊吓的人,从小不让人省心。小时候又蠢又孤僻,爸妈隔三差五给我做心理疏导,我爸一教育人就停不下来的好口才就是这么练出来的。长大了成了个反向极端,有时简直话唠,也不知道生长过程中触发了什么奇怪的机制。其实骨子里是个悲观主义者,心里面藏着个黑漆漆的大洞,想反抗吞噬所有的看不顺眼的东西,蠢蠢欲动地想毁灭点什么。胆小畏缩,害怕麻烦。有时候凭空想象着复制另一个我,性格相同,不过得稍微改一下记忆和长相,不要一模一样。然后我们彼此相爱,想法相通,互不嫌弃,我陪着自己走完这一生,不需要其他人喜欢我,我也不用为了谁万劫不复。这场生命剩下的时间,谈不上期待,就像小时候喝劣质汽水喝出来的中奖瓶盖,兑奖又是一瓶糖精勾兑饮料,扔了当然也没什么可惜。一些可怕消极的想法不可以在父母亲人面前坦露,其他人,我也没有什么其他在意的人,于是今天又是一堆毫无营养的碎碎念。噫syf你这个辣鸡!

是非在己,毁誉由人,得失不论。

听广播剧听得心情鸡冻,对路知行老师的崇拜之情简直有如滔滔江水(你可闭嘴吧